98岁许渊冲现身成都分享翻译心得,新作或于十月出版

来源:译世界 作者: 时间:2019/09/09

9月7日,98岁高龄的许渊冲出现在第三届成都国际诗歌周上,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许渊冲从事文学翻译长达七十余年,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无数国人耳熟能详的中外名著经他之手流传,包括《诗经》《楚辞》《李白诗选》《西厢记》《红与黑》《包法利夫人》《追忆似水年华》等。2014年,许渊冲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 ,系首位获此殊荣亚洲翻译家。


在论坛上,许渊冲分享了几个自己翻译的代表案例,他声音洪亮,能听清他人对话并迅疾地作出对答。据许渊冲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他最新的翻译作品可能于今年10月出版


9月7日下午,许老又出席了成都翻译协会和成都语言家翻译集团联合举办的大型青年对话交流活动,8日上午又马不停蹄出席翻译界高端论坛——“翻译家与译著对城市国际化的影响”然后才返回北京。


这样繁忙的行程,98高龄的许渊冲依旧照常参加,他愿意与众人去分享自己的理论和精神,这也许是信念的支撑又或许是使命的使然。


7日下午的许渊冲见面分享会吸引到社会各界近800余人参加,大家都提早进入会场,激动地等待着许老。当许老在众人搀扶下拄着拐杖来到舞台中央时,台下已是一片掌声,久久不能停息,在场多人眼角湿润,是感动的痕迹,更多的却是对许老满满的敬意。



许老提到,此次来成都,也是来“看看自己翻译过的一些诗词诞生地”,参观完李白、杜甫、苏东坡的故居之后,觉得十分荣幸,中国诗词中蕴含着中华文化,“中国人热爱自然、热爱和平、也热爱幸福”。


接着,许渊冲先生举例向在场的观众们分享了关于文学翻译的要点,从诗词意蕴、诗歌韵律和英文韵脚的和谐等各个方面讲述了自己的经验和理论。


他给在场的学子们分享到,当年中国是苏联最要好的国家,苏联专家到中国来,毛主席向他介绍李白,背了一首静夜思。


许老说,明明这首诗体现出了中国人热爱自然,热爱和平,热爱幸福的态度,但是苏联人没有听出这其中的观点,只能理解表面的意思,没有体会到其中的韵味,这就是文化的冲突


“让我来翻译,我就把明月比作水,月光如水,把乡愁也比做水,我沉浸在乡愁中,所以就把月光和乡愁用水链接起来了。”把这个变成英文,外国人才能听懂中国人的诗词,所以中国文化需要中国人向世界宣扬。


翻译不是只翻译形式,而是要翻译内容;文学翻译要变成翻译文学,因为文学翻译本身就是文学。”这是许渊冲坚持的观点。


“希望大家能继续把我们的中华文化向外界宣扬,宣扬的更加光辉灿烂。“许渊冲先生在最后向到场的广大学子和翻译界人士送出了寄语。 



8号上午,“翻译之光——翻译家与译著对城市国际化的影响高端论坛”在成都里格177成功举办。到场出席的有许渊冲教授、成都翻译协会会长曹明伦、副会长王向东、以及高校院长和文学代表翻译们,大家济济一堂,与许老分享交流翻译对城市和国家的影响。 



许渊冲先生在两场活动上多次提到自己当年是如何翻译杜诗的。


比如,《登高》里的名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曾被诗人余光中视为无法翻译的诗句。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


“无边落木,‘木’后是‘萧萧 ’,是草字头,草也算木;不尽长江,‘江’后是‘滚滚’,也是三点水。这种字形,视觉上的冲击,无论是怎样的翻译高手都没有办法的。”



许渊冲说,“萧萧下”3个字被译成“shower by shower(一阵又一阵、纷纷洒落)”,这是著名诗人卞之琳翻译的;许渊冲翻译了其余部分,以“hour after hour(时时刻刻)”结尾,和卞译合辙押韵、珠联璧合,音义双绝,闻者称美。


谈到自己如何翻译同样是唐代诗人李白的《静夜思》,许老说:“中国人看到又圆又明的月亮,就能想到故乡。外国人没有这种文化背景,他怎么可能明白呢?”


若是按字翻译成“向上望看到月亮,低下头想到故乡”,外国人肯定想中国人写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都能叫做诗?我翻译时,把月光比作了水,英文译成“月光明亮如水(a pool of light),沉醉在乡愁中思乡的人(drowned in homesickness)”,用水把月亮和乡愁联系起来,他们就理解了。


《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Before my bed a pool of light,

I wonder if it's frost aground.

Looking up, I find the moon bright,

Bowing, 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


一次是与世界青年外交使者的对话,一次是与文学翻译代表的交流,这两场活动,许老都有强调“使命”与“文化”,其实最终想表达的信念是:我们需要传承中国文化,这是我们翻译家的使命与职责


在简短的论坛间隙,澎湃新闻也专访了许渊冲,请他谈谈对翻译和诗歌的看法。


澎湃新闻这次参加成都国际诗歌周,您有怎样的体会?


许渊冲: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中国著名诗人李白、杜甫、苏东坡都出生在四川,所以在成都开这个会特别好。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就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把世界文化发扬光大。来参加这次会议,我很高兴,也想分享一些自己的经验。


例如,余光中曾说杜甫《登高》的诗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是无法翻译的,但是最后在我的译本中,将“无边落木萧萧下”译为“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不尽长江滚滚来”译为“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像这样的句子,显示了不同文化在传播上的隔阂,要让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是困难的,但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当代的中国翻译家,哪些是您特别关注的?


许渊冲:现在参加论坛的很多翻译家,都是我的第三代学生了。我来成都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全世界传播中国的诗歌作品。这次成都举办的是国际诗歌节,来这里的都是世界各地的诗人,所以我要趁这个机会,把中国诗歌推广到世界。


我已经快100岁了,看得更多的是50年前的事情,可能不够了解年轻人的世界,我也没有重要到那个程度,只有当他们来找我时,我才稍对他们多了些了解。


澎湃新闻: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最近的生活状态吗?您的翻译新作进度如何了?


许渊冲:我一生在钻研文学,现在还没完。我最近的工作是把英国的莎士比亚和王尔德的作品译成中文,带给更多中国读者。现在我每天工作1000字,大概一页左右。虽然还没出版,但是来约稿的出版社已经络绎不绝。


来源:译·世界综编自语言家翻译众号、澎湃新闻,转载请注明来源!

0
分类:翻译业内动态 标签:  | 收藏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诚聘英才 | 免责声明
中译语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9 www.yee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2826号-3
京网文[2017]5582-659号  京ICP证140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14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