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网文“中国制造”: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海外市场规模达4.6亿元,海外读者超3000万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时间:2020/11/17


“Hello,Daoist。”在起点国际(Webnovel)上,由海外网文读者自创的“Daoist(道友)”一词,一度被用作网页欢迎词。这一新创的英文单词,诞生于网文的“玄幻”品类,亦是“网文出海”的直接缩影。

  近年来,随着中国网络文学经翻译走出国门,中国网文在海外的规模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11月16日,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在沪开幕,现场发布的《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称,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海外市场规模达4.6亿元,海外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量达3193.5万。截至去年,国内已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万余部,覆盖40多个国家和地区。


  其中,云集阅文集团等头部企业的上海是网络文学重镇,也是网文“出海”主要推手之一。目前,新晋热门网文正在实现国内外同步“圈粉”;同时人工翻译和AI智能翻译正在双线加速国内网文的“出海”之路。


  大量以“武侠”“玄幻”等有着中国文化烙印的网文何以“破圈”“出海”,十多位海外译者和粉丝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从网友自发翻译到AI翻译


  上线三年有余的网文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每天为海外读者提供超过1700部中国网络文学的英文翻译作品。部分国内最热门的网络小说,在中国作者完成更新后,不出几日英文版就上线,海内外近乎同步。


  “很难想象四年前,网文翻译还是一片蛮荒。”阅文集团海外业务负责人陈姗姗回忆,2016年底,市面上已有海外粉丝社群自发阅读中国网文并进行翻译,“这个现象令人意外,但同时存在盗翻等问题,个人翻译既缺乏版权保护,也无法保证质量和稳定性。”她介绍,早期翻译大多出于个人喜好,“许多人翻着翻着就断了”。自那时起,起点国际主动与分布在以北美、东南亚等地区的译者及译者组合作,力推正版网文翻译。


  正是在这一网文出海的草莽期,来自新加坡的科研工程师温宏文,开始用笔名“CKtalon”进行早期网络文学翻译。2015年,温宏文从新加坡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求学,第一次接触网络文学,“网文的爽感与热血颠覆了我对文学的认知,当时就觉得可以试着去翻译。”同年11月,他利用课余时间着手翻译第一部东方玄幻作品《真武世界》。


  “总体来看,2019年翻译网文作品达3000余部,从网文出海的模式上看,翻译出海占比达72%,其次是直接出海、改编出海等。”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说。陈姗姗透露,去年起,起点国际已开始采用AI技术进行部分网文内容翻译,效率极大提升,“在翻译的语言上,除占大头的英文外,也会翻译成印尼语、西班牙语等。”


  翻译者一起自建网上词库


  出于海外读者的阅读喜好,最早被翻译成英文并打入欧美市场的中国网文,以具有中国文化特点的玄幻、仙侠类为主。“东方玄幻作品中含有很多从未被翻译过的术语词汇,特别考验译者的创造力与文学素养。”如果说“道友”一词的翻译尚属简单,那么如何去翻译东方玄幻小说的“修炼等级”,以及中文的成语、俗语,一开始确实难倒了温宏文。


  “我曾翻译过‘九婴’,它是个九头上古凶兽,如果被简单直译成Nine Baby,不仅带给读者的恐怖感会大大降低,而且显得很滑稽,所以在这里就会选择用Nine Neonate。”温宏文说,“词汇选定需要做功课,先理解词汇含义,借鉴前人的译法,通过不断比对选出合适的词汇。”很多时候,网络小说中会出现当下网络流行语,他也会利用国内网站或社交平台,随时学习、了解网络上的“梗”。


  为了解决译法不统一问题,温宏文还与其他译者一道,边翻译边建立词汇库,只要在词汇库中进行搜索,就能查询到常见地名、专有名词及术语的翻译方法。同时,不少译者也会采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加以说明。“比如太极拳,就会放个老爷爷在打太极的视频;翻译到糖葫芦,就会放张糖葫芦的照片;只要点开单词右边的灰色小标识,就可以看到完整解释。”温宏文说,“我认识近百位译者,大家的共同特点是热爱。”


  到今天,温宏文已翻译了《诡秘之主》《真武世界》《飞剑问道》《死在火星上》《沧元图》《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等多部作品,字数超过1000余万字。他本人也成为起点国际的明星译者,拥有大量海外粉丝。


  美国粉丝日均阅读1.5小时


  “从最早在各种论坛寻找中国网文翻译,到现在阅读正版的中国头部小说作品,我已经成为中国网文最忠实的读者。”来自美国的读者瑞恩(Ryan)感慨,自己看中国网文已经四年了,“每天阅读时长超过1.5小时”。问起最喜欢的作品,他毫不犹豫选择了《真武世界》。“一个平凡的少年探索真正的武道之路,这本书让我感受到东方文化的魅力,也获得很强的一起成长的代入感。”


  在起点国际上,如瑞恩一样的海外“道友”不计其数,平台累计访问用户超7300万。光此平台上,点击量超千万的作品就有近百部,读者还通过在社区里评论、追更、了解作品文化,在线社区每天产生近5万条评论,不乏各种精彩点评。


  平台上甚至还有专门的词汇百科,专供海外读者了解八卦、太极等网络文学中常见的东方文化元素及网络文化。陈姗姗记得,“爱潜水的乌贼”所著的《诡秘之主》,由于是西方玄幻题材,是近期最受海内外读者欢迎的小说,该书英文版上线后迅速成为全球奇幻题材热度榜第一名,总阅读量已超过2400万。“这本书反转特别多,英文翻译会比中文要晚一些,海外读者会来中文评论区‘催更’,也有中国读者去评论区指点海外读者。这样的互动在头部书中并不少见,语言并不是阻碍。”


  在网文作家“横扫天涯”看来,网络文学在无形中成为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一个窗口。由他所写的《天道图书馆》一书,被同步翻译成《Library of Heaven’s Path》,同步在起点国际上架。“虽然有玄幻元素,但这本书的核心是师生情。”“横扫天涯”说,书中穿插了许多传统文化元素,比如孔孟之道、礼仪文化等,这在他看来,这正是吸引海外读者的原因。此书的翻译由一位新加坡译者完成,两人常在微信上讨论特定词汇的表达。


  IP改编版权合作初具规模


  除了最直接的翻译出海,国内网文出版授权合作以及网文IP改编出海也初具规模。


  2001年开始,中国网文开始海外授权合作之路。目前,阅文集团原创作品已向日本、韩国、泰国、越南等亚洲国家及美国、英国、法国等欧美多国授权数字出版和实体图书出版,授权作品达700余部。根据热门网文改编剧集如《扶摇》《武动乾坤》《你和我的倾城时光》《黄金瞳》等,也已登陆欧美主流视频网站和电视台,覆盖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网络文学出海已步入3.0阶段。”陈姗姗认为,当下网文出海呈现三大趋势:从内容到模式——从最早的出版授权,到建立阅文的海外门户起点国际,规模化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输出,再到开启海外原创,将中国网文的成长和运营模式带到海外,培育更多海外本土优质作品和忠实用户;从区域到全球——从最早的以东南亚,北美为核心出海地区,到目前覆盖北美、欧洲、日韩、东南亚、非洲等,几乎遍布全球;从输出到联动——从原著内容出版输出,IP改编成果输出,到如今联合全球产业合作伙伴,发挥各自区位和业务优势,共同对网络文学内容进行培育、分发和IP衍生开发。


  网文周期间,外国作家跟随来自上海工艺美院的国家级非遗嘉定徐行草编传承人甘丽娟、国家级非遗桃花坞木版年画传承人费俞现场体验中国非遗文化


  在长期关注网络文学的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看来,网文出海的深远意义不仅止于中国文化传播,“网络文学所代表的新型文艺,实际上是一种产业融合的文艺。它在用网络文学传播中华文化的同时,一定会构成作品和读者,或者中国和西方、中国跟世界的一种文化交流机制。伴随这种传播和交流,它又产生了贸易及产业价值。”他观察到,网文海外市场已形成市场偏好的区隔,“欧美市场更喜欢奇幻、玄幻类小说,东南亚以女性市场为主,言情小说非常火。不论如何,这都是网络小说所形成的一个软实力。出海网文正在让海外读者喜欢这样一种中国故事的讲述方式。”


来源:上观新闻

0
分类:翻译业内动态 标签:  |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诚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用户协议 | 隐私政策 | 权利人保护机制 | 违规信息举报和处置办法
中译语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20 www.yee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2826号-3
京网文[2017]5582-659号  京ICP证140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14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