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奥运会做翻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浙江日报》 作者: 时间:2021/08/18

*本文转载自浙江新闻客户端、《浙江日报》


东京奥运会虽然受疫情影响,但志愿者们并未缺席。他们的奉献,助推了奥运顺利举办,也应赢得热烈的掌声。

浙江新闻客户端展示的是3位在东京奥运会当志愿者的浙江女孩。一起来看看她们的故事——



杭州姑娘琚晔
奥运村里感受“奥林匹克”

(钱江晚报特派记者 宗倩倩)


奥运村应该是每届奥运会除了比赛场馆外,最受外界关注的地方了。全世界的高水平运动员,大半个月的时间里都在这里同吃同住,一起生活。


尽管受疫情影响,这届奥运会很特殊,东京的奥运村也不对媒体开放,但可爱的奥运志愿者没有缺席。在其中,记者找到了一位在奥运村做志愿者工作的杭州姑娘琚晔。


从杭二中到早稻田博士 

杭州姑娘在奥运村做翻译


联系上琚晔实在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她的志愿者工作繁忙劳累,原本约定前几天晚上10点多她结束工作后联系,到点,她发来一句话:“我今天实在没力气了,不好意思。”


原来前几天台风即将登陆日本,琚晔上上下下跑到各个代表团的楼层敲门,叮嘱他们把国旗收起来,免得被刮飞。


这就是琚晔志愿者工作的一个缩影,但其实她所属的是奥运村的语言组,主要是做基础沟通协助,帮代表团运动员或者工作人员以及奥运村的日本员工做翻译。


琚晔是杭州姑娘,杭二中毕业之后便到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读生命医学,从学士读到了博士,然后留在了日本工作。说到申请志愿者工作的初衷,琚晔说,“还是觉得很难得吧,我正好在日本,能参与这样的大赛挺开心。”


琚晔于是在网上报名,填写了简历、志愿者经历和外语水平等,然后被幸运地分到了奥运村。“因为疫情一直都没有进行集中培训,直到开赛前不久才到村里集中了一次。”


负责语言沟通工作 

一天微信步数2万步


“溜达来溜达去”,琚晔这么形容自己在村里的工作:“我们没有被分配具体区域,所以理论上哪里都能去,工作证上的通行区域也写着ALL。”


但琚晔的“溜达”可不是逛公园般悠哉游哉,比如要去敲门提醒大家收好国旗,她处理的事情看似琐碎,却又十分重要,比如在失物招领处帮运动员和日本工作人员沟通,“运动员丢东西一般都很急,所以要帮忙沟通。”还有在洗衣房,安抚那些找不到送洗衣服的人。


琚晔的工作时间是每天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和其他大赛志愿者一样,是没有报酬的,“但是会管一顿饭和1000日元的交通补助。”


刚刚进村时,琚晔说在村里工作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累。东京奥运村很大,总占地面积约44公顷,相当于50多个足球场。设有“居住区”、“运营区”和“奥运村广场”3个区域。居住区域由21栋14层至18层建筑组成,最多可容纳1.8万人居住。


每天在这么大的村子里溜达,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村子里有电动车,“但是我们不能坐,每天纯靠腿走,一天大概2万步吧,真的很累。”


琚晔又补充道,那个车子不光自己不能坐,中国队也不能坐,因为中国队的防疫管理特别严格,车子是密闭空间,所以所有运动员和志愿者一样,在奥运村行动,全靠走路。“中国队员基本也不怎么逛,食堂、房间、大巴乘坐点、奥运村广场,几点一线。”


和张雨霏巩立姣合影 

这里偶遇冠军太容易


一个大赛的志愿者会分很多种类。赛场里负责引导入座的、停车场里管理交通的、媒体间保障网络技术的……对于琚晔来说,能够被分到奥运村,实属幸运,因为这里可以说是一个最佳追星场所了。


开幕式当天,琚晔就比很多观众先一步看到了参加开幕式的中国代表团,当时一些运动员先行下楼准备出发,琚晔还帮他们拍了一些合照和视频。


给到大厅集合的女排姑娘让座、和姚明擦肩而过……这些都是琚晔在奥运村的幸运偶遇。“其实去中国队所在的5号楼蹲点,就可以见到所有人,但我当然不可能一直蹲点在那儿。”


但是琚晔还是幸运地和刚刚新鲜出炉的奥运冠军张雨霏、巩立姣合上了影。“她夺冠那天我就一直想见她,第二天就见到了,鼓足了勇气上前合影,小姐姐好可爱,笑起来巨甜。”琚晔说这是自己离奥运冠军最近的一次。


除了中国队,琚晔也在这里见识了各个国家代表团的风格与特色:加拿大队在楼里搞了个跟酒吧一样的吧台自己玩耍;牙买加队员特别热情快乐,蹦起来送了她一枚徽章;澳大利亚队搬了很多椅子和雨伞在草地上躺着,跟海滩度假一样,晚上还会集合在室外一起看比赛;英国队居然搬了一个他们标志性的红色公共电话过来……


琚晔也从刚开始单纯感受到累,到现在逐渐找到了乐趣。“我觉得奥运村非常奥林匹克,不同地方的人看到会交换徽章,大家一起庆祝选手拿牌。”在有限的空间和严格的防疫政策之下,这里依然展现着最迷人的奥林匹克魅力。



温州姑娘南程洁
展现中国人的精气神

(浙江日报记者 沈听雨)


身穿蓝色制服,戴着口罩和身份牌,背着志愿者专属腰包,身后是空旷的奥运比赛场馆,不久前,31岁的温州籍女生南程洁给记者发来了这样一张照片,娓娓道来自己这个夏天在东京奥运会做志愿者的故事。


自2007年前往日本读大学后,南程洁一直在这里工作、生活。她说,虽然此前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迟迟未定,还有许多志愿者因为各种原因选择退出,但既然报名了、也入选了,那么就有一份责任感在身。

今年5月,拿到东京奥运会志愿者的证件、装备以及安排表后,她曾在朋友圈写下这么一段话:“有不足,有不安,有很多未知数,也还不清楚接下来会有多少艰难险阻和挑战,但这次我还是想作为志愿者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为参赛选手做翻译


本届奥运会,南程洁是语言组志愿者中的一员。她被分配到日本武道馆为媒体和参赛选手做日英、中日和中英的翻译。


“每场比赛结束后,参赛选手特别是获奖选手都要去电视转播混合采访区和媒体混合采访区接受采访,我们主要就是在这两个区等着,对选手的采访进行交传翻译。”南程洁告诉记者,除此之外,语言组志愿者有时还需要为参加颁奖典礼的选手进行典礼流程的说明,或带选手去进行药检等。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柔道首次成为参赛项目,日本武道馆也于当年建成。57年后,奥运会再次在东京召开,这一次,空手道作为本届奥运会新增项目,也出现在了日本武道馆。“这个场馆对于东京奥运会而言是很有意义的。”南程洁说。


奥运会期间,南程洁的工作时间根据赛程安排而定,有比赛的日子里,是每天下午16时左右到晚上10时,若是部分项目比赛时间较长,有时还要到晚上11时乃至更晚。


出于疫情防控需要,志愿者进比赛场馆的流程也特别严格。“手部消毒、检测体温、人脸识别、权限卡扫描、行李检查、过安检门……”南程洁向记者罗列了进入比赛场馆前需要进行的系列消杀、检查工序。不仅如此,她补充道,由于语言组志愿者需要接触媒体和选手,因此除了工作日首日要进行核酸检测外,此后每4个工作日都要进行一次核酸检测。


对于南程洁而言,这次成为奥运会志愿者最大的收获,就是在现场听了许多选手的采访,“特别是一些拿奖牌的选手,能听到许多关于他们赛场之外的趣事。”她说,前两天这里举行空手道比赛时,我还给尹笑言和龚莉当翻译了。


而让她最为印象深刻的,则是东京奥运会女子柔道78公斤级以上的那场铜牌争夺战。“当时,中国选手徐仕妍对战阿塞拜疆选手,我和另一位志愿者在转播混采区等待时非常紧张,随着比赛的推进,我的手心都是汗,很希望徐仕妍可以赢。”南程洁说。


虽然最后徐仕妍遗憾落败,但是当她来到媒体混采区接受采访时,带着哭腔说出那句“将来,我一定会站上领奖台”,南程洁坦言至今仍深受震撼和感动:“当时翻译这句话时,我的声音也在颤抖,在现场亲耳听到感觉真的不一样,情绪不自觉就被带动起来了。”


这并不是南程洁第一次当奥运会志愿者。5年前,在巴西里约奥运会,南程洁同样作为语言组志愿者,为乒乓球、羽毛球、举重、拳击等项目的参赛选手们进行了翻译工作。


“在里约时负责的场馆所进行的比赛都是中国夺牌的大热门,比如乒乓球。”南程洁边说还边发来了自己与马龙的合影,以及她当年为丁宁做翻译时被朋友拍下来的照片。她感慨道:“这些经历都太难得了,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服务,能为中国健儿传递鼓励、为中国选手加油呐喊。”


因此,当2018年东京奥运会开始志愿者招募时,她便在网上报了名,填写了简历、志愿者经历和外语水平等,最后再次入选成为了本届奥运会语言组的一名志愿者。


“通过志愿服务工作,我还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南程洁说,里约奥运会时她就加入了一个中国志愿者组织的群,在此次东京奥运会上,他们中也有些人和自己一样再次成为了志愿者,希望能为奥运会的举办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向世界展现中国人的精气神。


不仅如此,南程洁还向记者透露,之所以第二次申请奥运会志愿者,还因为自己对赛事运营十分感兴趣。“如此大规模的一场赛事究竟是如何筹办的?”“疫情背景下,东京又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来确保奥运赛事正常运行?”……南程洁对这些问题充满了好奇。


“2020年1月至10月,我还辞去了工作,去东京奥组委工作了10个月。”南程洁告诉记者,当时她作为场馆技术经理参与了东京水上运动中心内包含游泳、跳水、花样游泳等比赛场馆的信息通信等技术项目的策划、实施和运营。


因为曾参与筹备,南程洁更感叹此次东京奥运会举行的不易。她说:“半年多后,当我作为志愿者再次站在奥运比赛场馆内,看到世界各国代表团在这里相聚,为自己的国家拼搏奋斗,这种面对艰难与挫折,不断团结奋进、永不止步的精神让我很感动。”


在她看来,在有限的空间和严格的防疫政策之下,这里依然展现着最迷人的奥林匹克魅力。



衢州姑娘赵翊雯
为北京冬奥打前站

(浙江日报记者 赵璐洁 通讯员 范少杰)


早晨7时30分从家出发,搭乘地铁,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到达位于东京晴海海滨的奥运村,换好志愿者制服,准备就绪,赵翊雯作为奥运会志愿者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


志愿者是奥运会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他们为参赛选手引路,接待新闻媒体记者,或者在比赛的暂停中冲上赛场清理场地……东京奥运会招募了8万余名志愿者,25岁的衢州姑娘赵翊雯是其中一员。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而今年赵翊雯将结束在日本的硕士课程。这个夏天,她选择用参与奥运的方式向自己的学生生涯告别。记者经过多方联系,连线正在东京的赵翊雯,听她讲述她和奥运的“故事”。


做志愿者,累并快乐着


东京奥运会开幕前一晚,赵翊雯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晒出自己身着志愿者制服的照片,蓝天白云之下,蓝白色调的上衣衬得她朝气蓬勃,照片配文“One day more”,赵翊雯在给自己打气。


作为志愿者,赵翊雯被分配到国家或地区奥委会(NOC)助理岗位。赵翊雯介绍,NOC助理主要负责国家奥委会和各国体育代表团之间信息传递,同时兼管服务团队成员的衣食住行,还包括整理相关文案材料,协调团队成员的有关证件签发和陪同运动员熟悉场地等。


“既是翻译,又是联络员和协调员。”赵翊雯说,她主要负责挪威体育代表团,为他们提供服务。从奥运村里的房间、食堂,到选奥运村外的练习场、比赛场馆,哪里需要她,她就去往哪里,选手房间里生活用品的补给、选手去往比赛场馆的车辆预约、甚至给选手寄发快递都在她的工作范围内。


“早出晚归”是志愿者工作的真实写照。上岗打卡的时间为上午9时,赵翊雯会早早从家里出发,赶到奥运村。一天下来,往往要到晚上8时结束回家。因为奥运会和写论文的时间“撞”在了一起,回到家后,赵翊雯还要继续做作业、赶课题。十几个小时连轴转,赵翊雯却不觉得辛苦。


“能够在奥运会做志愿者是一件光荣且快乐的事,在这里可以认识到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志愿者,他们有的参加过多届奥运会,有的能流利地用多国语言交流,有的以环球旅行为目标去过上百个国家,大家相聚在一起,互相交流,感受不同的文化。”赵翊雯直言收获满满。


赵翊雯笑着展示她收集到的各种徽章,东京奥组委会根据志愿者提供服务的时间颁发不同的徽章,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志愿者之间也会彼此交换徽章,在赵翊雯看来,这是专属于奥运会的文化,她享受着这份经历。


赵翊雯也向记者透露着自己的“私心”,有机会在比赛现场声援中国队选手,尤其是为浙江籍奥运健儿加油助威。8月3日上午,赵翊雯在现场观看了浙江籍“飞人”谢震业200米半决赛比赛。这天赵翊雯手都鼓疼了,她感到现场的气氛“超燃”,“加油!”“加油!”最终谢震业以20秒34的成绩顺利晋级半决赛,在东京书写了中国田径的新记录。“作为中国人,我在现场感到无比自豪。”赵翊雯说。


“除了现场观赛,能在奥运村里遇到中国队选手都算是一种小确幸。”赵翊雯说,她曾在奥运村和衢州籍运动员黄雅琼打招呼,近距离接触奥运健儿,赵翊雯说看到的不是体育明星,而是可爱的姐姐,她对黄雅琼喊加油,黄雅琼送给她“中国红”口罩。


赵翊雯说,正如东京奥运会志愿者招募海报中的那句话“当青春撞上2020东京——每个人的一生都注定有一个难忘的夏天”,在奥运会做志愿者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不留遗憾,她选择坚持


将时间拨回到2018年9月,正在重庆大学就读日语专业的赵翊雯看到了东京奥运会志愿者招募海报。爱好羽毛球、篮球,擅长日语、英语,正在计划考取日本上智大学研究生的赵翊雯毫不犹豫地递交了报名志愿者的申请表。


根据东京奥组委的官方统计,本届奥运的志愿者报名人数达23万人,最终有8余万人获得资格。如何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一名志愿者?赵翊雯说,“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赵翊雯回忆说,她报名注册账号后,填写了个人信息、擅长的外语以及熟练程度、兴趣爱好、申请理由等信息。因为自己熟练掌握中、日、英三门语言,沟通能力也不错,赵翊雯坦言对“海选”是信心满满。

果不其然,2019年2月,赵翊雯接到了面试通知,对于面试官提出的诸如是否会开车,为什么想当志愿者等问题她也做好了准备,志愿者面试环节出人意料的快,两个人一组接受面试,仅持续了10分钟时间,就轻松愉快地通过了。


但就在奥运会越来越近时,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据媒体报道,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透露,因担心感染病毒,大约有一万名原计划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服务的志愿者宣布退出,占到志愿者总数的八分之一。


“我父母其实也表示让我放弃做志愿者。”赵翊雯告诉记者,因为全世界各国的运动员、工作人员汇聚在选手村,防疫压力大,做志愿者也有一定的风险,“但我还是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加上东京奥组委为志愿者们提前安排了疫苗接种,父母最终同意了。”


接着,赵翊雯便开始参加奥运会的研修培训,学习奥运会项目以及服务种类等相关知识,“本来应该还有实地研修,详细介绍服务流程,但是因为疫情取消了,只能在网上看研修视频。”她说。


2020年3月26日,东京奥组委在志愿者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通知来自世界各地的奥运会志愿者,他们仍然有资格继续为推迟至2021年举行的赛事服务。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终于在今年7月举行,赵翊雯也倍加珍惜这个宝贵的机会。


满怀憧憬,北京冬奥会


事实上,像赵翊雯这样来自中国的志愿者并不在少数。在赵翊雯组织的一个志愿者群组中,有389名中国志愿者,其中有不少人已经连续两次参与奥运会志愿者工作,他们用特殊的方式,为奥运助力,也向全世界展示着中国青年的风采。


“以往,中国志愿者们还会组织在中餐厅聚餐,今年考虑疫情影响,我们组织了一次合影。”赵翊雯介绍,在东京地标——东京塔附近,60余名中国志愿者合影留念。“在合影时,大家不由自主地将口号改成‘中国队加油’。我们的初衷大抵相同,尽管是异国他乡举办的奥运会,但大家都希望为中国队的胜利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合影之外,中国志愿者们还录制了祝福北京冬奥会顺利举办的视频。赵翊雯说,此次参加东京奥运会志愿者工作,她还有一项任务,那就是为北京冬奥会的志愿者工作打前站。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赛会志愿者全球招募启动后,赵翊雯也在网上报了名,尽管最终的结果还没有确定,但她对于成为北京冬奥会志愿者,有着无限的期待与祝福。


“东京奥运会我都参加了,家门口的比赛更是不能错过。东京奥运会发放的手册、物品我都会带回家研究,每天记录工作心得,希望这份经验能够让我成为北京冬奥会志愿工作的得力干将。”赵翊雯说。


“2022年北京冬奥会,我想有机会直接服务中国体育代表团。”就像很多运动员都会在东京许下下一届奥运会的承诺,赵翊雯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奥运梦想。


“我——志愿者在奥运的舞台上发光发亮。”这是赵翊雯写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句话,而她亲眼见证到的那些奥运瞬间都会成为她生命中点燃希望的那把精神火炬。


来源:译世界编辑整理自浙江新闻客户端、《浙江日报》,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

0
分类:翻译业内动态 标签:  |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诚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用户协议 | 隐私政策 | 权利人保护机制 | 违规信息举报和处置办法
中译语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21 www.yee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2826号-3
京网文[2020]2548-393号京ICP证140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1424号